茄子app视频福利在线手机观看

鹿正康醒来。

发现自己在一个幽闭而潮湿的环境里。

身上湿漉漉的。

他拍了拍周围,又摸了摸自己身上。周围一层结构很牢固,身上的装备还在。

鹿正康拔出骨钉,用剑柄轻轻敲打四壁,发现自己屁股底下那块地方是骨质的,而其余是金铁。

清醒过来有一段时间了,他的思路越来越清楚。

鹿正康回忆自己昏睡前发生的事情。

一桩桩、一件件。

然后他意识到,可能是黄蜂女把自己带到了这里。

鹿正康大力地拍了拍内壁,声音闷闷的。过了一会儿,外界也没有反应。

看来只能强行打破了。

他击破底部的骨质结构,掉了出来。

花房里长发飘飘的少女气质十足

身上残余的羊水见风后立即挥发。

鹿正康一看周围这熟悉的环境,是深巢无疑。

那么黄蜂女去哪了?

……

深渊。

黄蜂女轻轻将小骑士的面具碎片从高处抛下,看着这两块碎片直直坠落,有一块位置不好,撞在井壁阶梯上,远远弹开去。

落底,空空的撞击声,响了两下。

世上再没了小骑士。

黄蜂女攥紧手中花朵。

……

鹿正康离开赫拉的寝宫,进入周围的那些大型丝囊里。

当初鹿正康安排那些不愿离乡的虫子进入深巢避灾,选择了这些丝囊,却是避开了赫拉所在的最大的那个,并嘱咐负责守卫安的愚人追随者们,警惕不要让虫子偷偷跑出自己所在的丝囊。

现在辐光已死,梦境精华散播,相信圣巢所有虫子都会感知到这件事,鹿正康打算接虫子们回家。

深巢里的那部分,他很轻易就通知到了,而远离圣巢的那支队伍,却有些麻烦。

决战前他们估计就已经走出了呼啸悬崖,进入外层地区,现在得疯狂赶路才能追上队伍。

鹿正康让愚人追随者带领深巢的虫子们从鹿角虫车道前往各自的家乡,而他需要去做一个送信员。

鹿正康忧心那支队伍现况如何,希望是一切平安。

有奎若、斯莱以及螳螂部落的战士们抵御外敌就足够了,至于内部出现了感染者,虫子世界的冷酷法则会自然把这些虫淘汰的。

鹿正康坐着鹿角虫来了一个故地重游,却是到了鹿角虫之巢。

走出巢穴,山风扑面而来。

站在高处能俯视周围,黑暗笼罩大地,那山峦俊伟雄浑的姿仪,埋没其间,只有零星的路灯光芒,能照彻微不足道的远景。

极目四望,鹿正康却是惊喜地看到,远处有一条举着灯笼的长长队伍,正在往回走来。

是那些撤离的虫子!

他们回来了!

……

鹿正康迎上归来的队伍,他的形象变化很大,但身上的信息素做不得假,几位朋友也都认出来他。

同老熟人们亲切交谈,嘘寒问暖。

虫长者还是那么软绵绵的,他被几只年轻虫搀着,这一路上就他年纪最大,但坚持要跟队伍撤离,他说自己年轻时梦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但有心无力,现在机会来了,自然不能放过这次“跟团游”。

斯莱拎着巨大的,比他本人高出几倍的骨钉,脚步轻松闲适,看到鹿正康还表示商虫一族非常慷慨。

奎若依然是很温柔平静彬彬有礼的样子,他对鹿正康说自己察觉到悬在梦境世界上的可怕意志消散后,就和几位战士商量了一番,决定带领队伍往回走了。

“做得好,我们回家!”

……

呼啸悬崖,鹿正康主动与迁徙部队分开。

循着内心的感应,他穿山越岭,来到一处石壁前。

一股跳动如火焰的气息在这面峭壁内部涌动。

它在召唤鹿正康。

而鹿正康大概也猜测到了,里面的是什么。

是梦魇,是猩红之火。

鹿正康打破石壁,进入一个平直通道,深入其中,在尽头有一块黑卵石碑,上书

“高等生灵啊,这些话只说给你听。

这些满目疮痍的平原没有尽头。

此地之外再无世界。

愚蠢到会穿越这片虚空的人都付出了代价,丢失了这个王国赋予他们的珍贵心智。“

鹿正康不以为然,这些话没有相信的必要,圣巢之外当然还有别的虫子世界,不然空洞骑士的续作不就吹了吗?

至于说代价是丢失心智,倒不如说,反而是在逃离束缚。

辐光要虫子信仰祂,白王却是要虫子服从他,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鹿正康不希望小骑士走寻神者的道路也是这个原因,凡人的世界容不下太多强大的存在。

看完石碑,从旁边的井口跳下,来到下层,又是一块假墙,打破后,进入新通道。

里面有一个宽阔的地洞,洞壁上有光洁的石板装饰,很明显是人工打造,而整个洞内的物品却只有一块铁台,几根火炬桩罢了。

这些东西的造型热烈而狰狞,和整个圣巢任何一地的风格都大相径庭。

很显然是来自圣巢之外的物体。

有趣的是刚才的石碑还说没有其他世界呢,真是有些讽刺。

搜遍整个洞穴,鹿正康在一名墙上找到了暗道,钻入其中,发现里面躺着一具臃肿的虫子尸体。

它仰身依靠在石块堆上,六爪朝天,头上戴着一个褪色的红布缝制头套,看着像个老旧的娃娃。

鹿正康知道,用梦之钉劈砍这只虫子后,就能开启火之仪式,招来格林剧团。

小骑士已经化入虚空,那么梦之钉应该回到梦境了。

鹿正康心想,该去找先知了,也不知纳提和帕雅的孩子现在怎么样。

他转身离开。

无人的洞,仰躺的虫子尸体,散发微微的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