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释放你自己app

   老爷子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冷盘热炒,包括炖汤,都他一个人搞定。

   魏君明多次想帮忙都被拒绝了。

   徐拙一边看着桌上的菜一边吞口水。

   凉拌海蜇、九转大肠、葱烧海参、油爆双脆、一品豆腐、糖醋鲤鱼、四喜丸子、清汤燕窝、扒原壳鲍鱼、白扒通天翅,中间摆着的是孔府一品锅。

   满满一大桌子,看得他胃口大开。

   心里对于某对无良父母的不满也消散了不少。

   不过现在还不能吃,开饭之前还有个小小的仪式。

   徐济民作为徐家的一把手,简短了说了一下徐拙拜干爹的事儿。

   问徐文海和陈桂芳的意见时候,两人忙不迭的答应,生怕魏君明反悔一样。

   接着就是徐文海两口子代表徐拙给干爹送一份礼物。

   两人给的是从普吉岛买回来的高档锡制酒壶,上面还镶着珠宝,明显价值不菲。

   魏君明收了之后,拿出了给徐拙准备的礼物。

  
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

   一双AJ运动鞋。

   认干儿子要送鞋,因为四川话中,好鞋子和好孩子谐音。

   至于这个传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徐老板就不清楚了。

   除了鞋子之外,还有一个9999元的红包,寓意长长久久。

   除此之外,还有一副金碗筷。

   认干儿子,就意味着家里要多一副碗筷,以前都是送木头的,不过现在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各种金银的碗筷多种多样。

   比如现在,魏君明就给徐拙买了一套千足金的金碗筷,还有一个金勺子。

   这貌似是个套装。

   不过魏君明显然没仔细挑选,因为筷子和勺子上那显眼的米老鼠造型,让徐老板有些哭笑不得。

   这明显是给那种几岁的小孩子买的,自己这岁数……

   算了,你们开心就好。

   反正今天就是受你们摆布来了。

   最后一道程序,就是徐拙向魏君明下跪敬茶,恭敬的喊了一声干爹。

   这仪式才算是结束了。

   魏君明今天明显很激动,徐拙的那声干爹,喊得他眼圈发红。

   这么多年来,总算是圆满了当父亲的心愿。

   他亲手把徐拙从地上拉起来:“好孩子,赶紧起来,饿坏了吧?吃饭吃饭。”

   一家人落座。

   徐老板等的就是这句话,在他们还在彼此客套聊天的时候,徐老板已经往自己碗里夹了好几块九转大肠,还有两块海参,以及一整个的四喜丸子。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刚准备说他两句,坐在徐拙身边的徐文海突然端着酒杯,冲魏君明说道:“魏师兄,来来来,以后咱们就是自家人了,我敬你一杯。”

   他这一打岔,老爷子也不好意思再说话了。

   这举动让徐老板很意外。

   好像这还是老爹第一次帮自己打掩护呢吧?

   徐文海同志终于想起自己的职责了?

   果然有竞争才有压力对吗?

   徐老板把满腔的感动化为食欲,一桌子菜被他一个人造了一小半。

   而且燕窝也喝了好几盅。

   魏君明那份给了他,徐文海那份也给了他。

   这双重的父爱,让徐老板很是欣慰。

   这届父亲是带出来了,接下来就该带母亲了。

   不过就陈桂芳那性格……

   徐老板这会儿才注意到,陈桂芳正不停的瞄那套金碗呢。

   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徐老板瞬间就想起了小时候他收到压岁钱后,陈桂芳的表情了。

   趁着她还没开口,徐拙先出手了。

   他拿着那套金碗塞给了老太太:“奶奶,这套碗筷您帮我收着吧,回头等我有孩子了传给他。”

   说完之后,徐老板端着面前的燕窝又喝了一口。

   这味道真鲜美!

   哼哼,给于可可准备了礼物,给魏君明也买了礼物,就没我的。

   那这套金碗你也别惦记了。

   母子俩通过眼神一番交流,虽然无声,但却刀光剑影。

   晚餐结束,徐拙撑的餐后水果一块儿都吃不下了。

   开始聊徐拙的事儿了。

   “小拙,面馆现在营业情况如何?每天的利润能到六千吗?”

   营业额勉强才达到一万,利润怎么可能到六千。

   他算了一下,刨去所有的成本,现在每天的利润差不多有五千。

   老爷子听了,随即说道:“价格定太低了,不过那面馆的定位就是平民饭馆,太高的话确实也不好。以后有什么打算?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

   我的想法是在家喝着可乐玩游戏。

   不过这话他只能在心里嘟囔两句。

   再敢提打游戏,估计老爷子会把他送到戒网瘾学校去。

   “上次来看李伯伯,他说五金店不准备开了,把店面让给我用。”

   “我打算回头把店面装修一下,正好把五金店那边也打通,后厨扩大一下,营业面积也能更大一点儿。”

   “回头再多招几个人,生意应该能起来。”

   老爷子点点头,对于徐拙的计划很满意。

   这孩子终于长大了!

   不过老爷子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既然有想法,那就得马上去做。

   “为什么还回头装修?现在就开始!”

   “李四福那几间房子让他开个价,咱直接买了,省得他天天叽歪没钱,见人就哭穷。”

   “装修的话桂芳去负责这事儿,不要怕花钱,一定要上档次一点。”

   “用人的话,可以从这边后厨调过去几个,到时候也能指点一下小拙入门。”

   “我闲着没事,也可以过去帮小拙撑撑场面……”

   老爷子三下五去二的就把事儿安排好了,根本不容许徐拙插话。

   一直等他端起茶杯,徐老板才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爷爷,面馆的事儿,我想自己做主……”

   老爷子一愣,看了一眼魏君明。

   魏君明笑笑:“那面馆被小拙经营的不错,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想法布置的,我觉得他说的对,让他自己做主,咱们就静观其变,孩子长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咱当大人的不能管到底……”

   他话音刚落,徐文海接过了话茬:“对,小拙长大了,有他自己的想法和经营理念,咱们不能多加干涉。”

   徐老板有些不懂自己的老爹了。

   怎么回事,今晚咋老帮着自己说话?

   正寻思着是不是要感谢他一下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一条徐文海的微信消息。

   “儿子,江湖救急!我私房钱被你妈没收了,给我转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