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_a5385

时光流转,不停永前,不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停留。

六十年,似乎只在弹指一挥间。

但已经足够一个垂髫孺子走过漫长少,青,中,步入老年,儿孙成群,但新法的推动,尚未遍布整个大青。

甲子岁月中,天下似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又似乎并未有任何变化,新法推及之地,六十年过去早已适应,新法尚未推及之地,也感受不到太大变化。

唯有新法与旧法更替之地,才能够感受到巨大的变化。

青都城。

黎明之前,大日将升未升之时,正是一天之中最为黑暗的时候。

青都城正北,原本天意教总舵,如今的太极道场正中,一座占地数里,高达近千丈的’封神台‘上。

呼呼~~~

迎着晨风霜露,安奇生正自徐徐打着拳。

曾经玄星之时,他日日练拳,几乎没有停息,久浮界后,他已经很久不曾练拳了,但在皇天界的这一甲子里,他又捡起了拳法。

不止是拳法,琴棋书画,他也都开始涉猎。

俏皮笑容女生静雅迷人

没有人的生命之中只有修行,哪怕是一些传说中天生的修道种子,他曾经崇尚苦修,如今却讲究自然。

兴之所至,打拳也好,练书法也罢,皆有心来。

呼~

他不急不缓的拉开架势,一招一式,一拳一脚之中没有丝毫的威势可言。

似乎比起玄星之上那些喜欢在公园之中打太极的老太太还要来的无力,但若有修道高手在远处眺望,就能发现。

安奇生打拳之时,身合之以天地,一拳一脚,一松一紧间,如同天地在通过他在呼吸。

似乎,随着他的架势眼帘,漫天星光都在随其明灭不定。

平静的外表之下,似乎蕴含着莫可形容的恐怖之力。

事实上,六十年前,他炁种所及之地,不过梁旦在内九州,而甲子之后的如今,天下城隍归心,他其中扩散之地,早已笼罩了大青七成以上疆土。

大州过百,小州四百余,包涵其中的山川大地。

某一刻,安奇生眸光上扬,远眺无垠夜幕,只见无穷深远处,似有道道火光迸射而来,投射大地深处。

那是一场覆盖天地的陨石雨,规模之大,千百年难得一见。

而随着无尽火雨划过夜幕,一股莫可名状的气息在天地之间一闪而过。

呼~

安奇生缓缓收势,眸光深处似有山川河岳闪过:

“才不过一甲子而已,就已经发现了吗…….”

一甲子,对于寻常人来说自然是个漫长的岁月,但对于修道者来说,已经不是个多么巨大的数字,对于一方寿过百万甚至千万的天地来说。

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如此快便发现了不对,可想而知,祂对于这方天地的监察是多么的严苛。

他设想之中的五座封神台,此时不过成了其一罢了,怜生老道虽已到了东陆,封神台的修建却不是一朝一夕可成。

这场流星火雨是冲着自己来的!

安奇生很清楚这一点,事实上,若非他的炁种分散在群山之间,此时或许就不是流星火雨降于长空,而是雷云滚滚埋葬京都城了。

不过,他很好奇那个‘祂’到底要如何对付自己。

以他如今的修为,大自然中寻常意义上的天灾,无论是山崩地裂,超级火山喷发,海啸,陨石,乃至于行星撞击,都无法毁灭他。

除非是如超新星爆发,恒星毁灭,太阳风暴,星系大乱斗这些能连同这片大地一同毁去的宇宙级天灾。

否则,哪怕这方天地之上还有一个人能活着,那也一定是他!

挟地以抗天!

这,就是安奇生的底气之所在。

而一旦五座封神台皆成,或许,就是攻守易势之时……

那么,这一场流星火雨,就是自己的‘天罚’前奏了。

安奇生负手立于高台之上,眸光幽幽:

“你想要如何对付我?”

皇天的底牌有几多,安奇生并不知道,但那一定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天罚九重,雷霆劫难,天下妖鬼,皇天十戾,乃至于天下修行者,都极有可能是祂的后手。

是以,哪怕是此时的他,也只有见招拆招了。

不过,他并不畏惧,心中还升起些许期待。

“阿弥陀佛。”

夜幕之中金光一道破晓,如意僧踏空而来,落于封神台之上。

元神上体天心,隐隐间已然可以感知到很多东西,甚至于,若非是那幽冥府君扰乱了天机,只需掐指一算,就可洞悉许多。

这一场流星火雨,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是寻常。

但对于元神之上的真人来说,就不一样了。

“这流星火雨,来的有些蹊跷……”

看着负手而立的安奇生,大和尚面色微微有些凝重,这道人,变得更强了。

莫名的,如意僧心中有些压抑。

六十年里,这道人不止一次的寻他谈玄论道,从功法神通谈论到天下大势,从古今变迁,到未来演变,是以,他能够无比清晰的察觉到安奇生的变化。

他这一生,从未见过有人能有这般恐怖的进步。

六十年前,他不愿出手,却自忖还有一战之力,但此时,他突然发现,哪怕他背对自己而立,自己竟然也失去了出手的念头。

亦或者说,是勇气。

眼睁睁看着他实力的一次次跃迁,带着自己的冲击,远比真个打一场败了还要来的巨大。

“星空中繁星良多,坠落几颗也算不得什么。”

安奇生背对如意僧而立,淡淡说着。

“星海无垠,元神虽能以法相横渡也不知其深浅,道友似乎知晓的不少…….”

如意僧似乎有些好奇的询问。

实则,是旁敲侧击的想要知晓安奇生的来历,师承。

星空浩瀚,古今以来,也不是没有人想要探寻星空,只是,收获寥寥罢了。

曾有不少元神横渡星空,但直至寿终归来,也并没有什么发现。

无垠星空之下,似乎此方天地已是唯一。

但能知晓星空之中奥秘者,无一不是传承悠久,亦或者是……上古老怪物转世重生。

“大和尚还是想要寻根究底啊。”

安奇生笑了笑,自然知晓如意僧的心思。

天下间,对他来历存疑之辈很多,因为他横空出世,崛起太快,若是花个百多年来铺垫,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疑惑了。

只是他自然不会在意。

“瞒不过真人。”

如意僧苦笑着摇了摇头:

“天下没有无来历之龙蛇,更不必说真人这般神龙了,小僧着实好奇,不知真人可能解惑?”

“好奇心太重,也不好。”

安奇生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这大和尚,好奇询问:

“听闻如来院有如来,般若两门至高经典,合一可成道,不知大和尚可能与我分享一二?”

“阿弥陀佛,是小僧失言了。”

如意僧双手合十,不再开口。

大日如来经,般若经,是如来院千代传承,完善的经典,相传合之可成‘道’,他自然不会泄露。

当然,他不知晓,安奇生已经得到了如来院所有经典奥秘。

六十年来的一次次论道,可不仅仅是论道。

安奇生淡淡一笑,状若无意的说道:

“听闻般若是诸佛之母,何以如来正觉,可直接羽化飞升,不知是真是假?”

“如来院千代万载以来,从未有人将如来,般若合而为一,羽化飞升之说,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当不得真。”

如意僧貌似很谦虚,丝毫不敢夸大,生怕面前这道人再提起交换经典之事。

“你如来院传承如此之悠久,比不得我与幽冥府君也就罢了,这非战之罪,却为何连天意也能压你们一头?”

安奇生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可惜:

“道越辩越明,敝扫自珍终归难以进步。”

天地浩瀚,宇宙无垠,纵然是元神,也难走遍州陆四海,更不必谈浩瀚星空了,如此,就要追求飞升?

这越来越让他觉得,皇天界的道,走歪了。

或许是远古之时有一个,亦或者是几个天纵奇才侥幸成功,就将后世无数年的修行者全都带歪了……

也不是不可能。

“传经不传法,这是祖师遗训,不敢违背。”

如意僧微微摇头。

六十年里,安奇生所立之太极道虽未广开门庭,但那太极感应篇的起始部分已经刊发天下,在修行界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些年修道者与太极道的碰撞,固然有新法推行的缘故,这,却是主因。

“也罢。”

安奇生不再说此事,转过话头,又道:

“那么,不知大师可有想过另一条路?

幽冥府君的道路!”

“嗯?”

如意僧猛然抬头,眸光之中似有神光闪过:“真人说的,可是幽冥府君于元神之上开辟之路?”

元神之上,并非只有羽化这一条路。

幽冥府君曾开辟出第二条道路!

这一点,在诸多传承久远的门派之中都有记载,只是,未等幽冥府君将此路传播天下,幽冥就已失去联系。

无数人曾经追寻过,却一无所获。

相传数百年前,天意道人就曾窥视幽冥,想要寻到那一条道路,结果…….

“阿弥陀佛。”

如意僧轻诵一句佛号,苦笑道:

“看来真人是有事要我去做了…….”

“不错!”

安奇生脚下轻点封神台,巨大蜂鸣之声掩盖不住他平静的声音:

“我之所求,便是要大师去往西方八十二万七千六百里外,立下一座封神台!”